冠雷传媒 Ray Crown Media
 
您的当前位置 > 资讯中心 > 使用ALEXA Studio拍摄《刺刀》
     
 
使用ALEXA Studio拍摄《刺刀》
     时间:2012-10-27 23:59:28  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2716
 

 使用ALEXA Studio拍摄《刺刀》

《刺刀》(Bayonet)是一部惊悚短片,创作灵感来自于由20世纪70年代的政治幻想电影,由格里高利·霍鲁皮安(Gregory Horoupian)编剧并导演,剧情是今年春季,纽约市曼哈顿的一栋公寓内发生的一起政治事件。这部短片也是首批采用变形镜头配合ALEXA Studio拍摄的电影之一。《刺刀》于8月的蒙特利尔国际电影节首映,最近也选送了华沙电影节。现在,霍鲁皮安为我们讲述了政治惊悚电影对他的影响,以及这部短片的拍摄体验。

市中心的咖啡馆里,即使是直射的阳光也没有让笔记本电脑15吋屏幕上的《视差》(The Parallax View)的影像黯然褪色。现在是三月初,《刺刀》前期制作的第一周。我在等待我合作伙伴的到来,品着咖啡,观赏着我最爱的艾伦·帕库拉(Alan Pakula)的作品中的场景。

我最早在黄金时间电视屏幕上看到过的70年代惊悚片有很多,《天蝎星》(Scorpio),《对话》(The Conversation),《秃鹰七十二小时》(Three Days of the Condor),以及帕库拉和戈登·威利斯(Gordon Willis)的作品。每一部作品都很引人入胜,主人公都试图揭露出阴谋。但我则对反其道行之更感兴趣:一部将真相掩埋掉的电影。

所以我写了《刺刀》的剧本,打造了一个发生在安静的公寓中严重的政治事件的故事。随着剧本的发展,它在我头脑中渐渐成形,正如我最爱的70年代政治片一般:变形宽银幕画面,以及浓重的光影效果变化(无论是镜头间的还是镜头内的)。

 

我导演的片子曾经使用16 mm,35 mm以及各种数字格式进行拍摄。尽管我不确定如何用现代的影像风格来描绘这种类型的故事,但我找到了合适的摄影师。咖啡刚喝到一半,他来了。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莱尔·文森特(Lyle Vincent)本人。经过长时间的搜索后(我看了近200个摄影师所拍的片子),我在几周前看到了他的作品,于是约他出来聊一聊。在电话中他就决定要加入了,我们从达瑞斯·康吉(Darius Khondji)聊到维米尔(Johannes Vermeer),而我们现在要用摄影机和镜头来将理念表达出来。

 

我们的目标是保持现代电影的画面感,同时带有一种水门事件后电影的影像元素。我们很喜欢胶片的影像风格,但却希望完全以数字的方式来拍摄。如同我们先前讨论的,我不确定数字摄影机能否捕捉到极亮和极暗环境下的细节。而莱尔认为ALEXA Studio可以满足我们的要求。

几天后,来到西区的一间租赁店(TCS),他准备了一些数字摄影机,马修·马丁也在帮忙(后来他成了我们的数字影像工程师)。我们花了一上午的时间测试不同的摄影机和镜头组合。当我们将变形镜头装在ALEXA上时,我看了看监视器,我猜莱尔大约是看到了我的表情。

 

他问到:“我们就用它拍了,对吧?”

“对。”

ALEXA也没有拖我们的后腿。第二天我们有一个轨道上的镜头,需要保持流畅不间断的运动,我们的女主角从走廊的阴影出突然出现,然后穿过房间,走到明亮的窗前。两种极端状态下的画面都保持了细节:未堵死的黑色,和未切割的白色。这样大的动态范围,足以捕捉到这样预料之外的时刻。这样的即兴创作之中,我最爱的一次是最后一天拍摄时的两个镜头,表现了故事中时间的跨度。我在几周之前就分好了镜头。当时我在跟副导演说话,然后我听到莱尔说:“嗨,格里格,你觉得这样如何?”

我去看了监视器,与之前计划的两个镜头不同,他摆出了一个更能说明问题的镜头:从明亮的窗外开始摇过公寓,伴随着漂亮的镜头眩光,落幅到女主角的中景,身后是房间浓重的影子。看上去棒极了,由于我们知道ALEXA可以保留整个暗部阴影的层次,于是我们就这么做了。这是我们杀青前拍的最后几个镜头,也是成片中我最喜欢的。

现在无论我是在笔记本上,还是在大银幕上与电影节的观众一起观看,电影的影像都如现代电影一般清晰锐利,却又充满了四十年前启发我们的那类电影的元素。在我写作明年开拍的一部电影长片剧本时(也是政治惊悚片),我希望在其中设计更多的带有潜伏危机感的场景,然后用拍摄《刺刀》同样的设备去最终实现它们。

 

 
 

首页 Blog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