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雷传媒 Ray Crown Media
 
您的当前位置 > 冠雷传媒作品 > 环中国两万五千里游记
 
 ·环中国两万五千里游记

从当雄县下来,我俩傍晚策马追逐落日,在告别西藏最后的路边雪山之后,心情大好。本以为就此无缘雪景,不料刚拐过一山峰,转角遇见了她们——离我们远远的不知名的小雪山群。火烧云下,雪山秘境,炊烟袅袅…


最后的路边雪山,同样的不知名,但却是最后一处离我们很近的雪山。
高原的天气瞬息万变,刚才还是乌云骤雨,一会儿又阳光明媚。初遇这三座雪山的时候,还下着雹子,一片浓云像顶帽子包裹着山上有雪的部分;某人说,赌赌我们的人品,雪山会出来。没想到才过了片刻,这陀浓云迅速的变扁了,太阳撒下金子般的光辉,雪山顿时就像个戴着围巾的小姑娘;不一会儿,这又“围巾”又旋转起来,就像一个戒指一般,转了几圈后终于还是告别了他留恋的雪山,依依不舍飘走了。来到高原这么多天,发现云朵和雪山是炙热的一对伙伴。清晨,云儿总是从雪山上出发;傍晚又回到雪山的怀抱。
就这样,在快要离开时,我们有幸一睹这三座雪山的芳容,而且还是日照金山般的全貌。


布达拉宫。很久以前就耳熟能详这个貌似伟大而动人的故事。然而,到了这里才发现,好像很多故事离书本上说的相距甚远。
不过我们自己的故事倒是十分真实。开着小马,一路风雨兼程,千山万水之后,晚上十一点,我们终于来到这座建在山上的雄伟的宫殿前。布达拉宫,我们不远万里,只为来到你脚下…身在梦境一般的真实与传说混淆在一起,仿佛起了化学反应一般,让此时的我们欣喜雀跃。仰望大殿,这是这趟环中国行的转折点,也开启了回程的篇章。


青海湖的经幡。大家都说晴天的青海湖才好看。可是,阴天的青海湖,清丽温婉,也不失为另一番美丽。


青海湖边的菊花。这里遇上了一对养蜂的年轻夫妇,她们每年都来这里“放蜂”,说这里的花儿好,酿出来的蜜也好。


著名的茶卡盐湖。这里一年四季,都是海天一色,银装素裹的景象。由于水分蒸发快,湖底都是自然形成的大大小小的盐块。而且湖底埋藏着丰富的煤炭资源,浅浅的湖水下,时常是一个个煤洞,走在上面,扎脚的同事也会有如履薄冰的感觉,担心会掉下去。


 


某日,追赶落日,只为了迫不及待的一睹盐湖奇景。眼看日落西山,立马在离盐湖最近点下公路,驱车以直线的最短路程接近盐湖。不料行进3公里后走到泥泞处,不得不徒步前往。 地面的淤泥是沼泽一样的黑色,伴着恶心的腥臭味,没有淤泥的地面是薄薄的白色的盐碱地。 虽然高反一点点,太阳离地平线也只有一点点,离湖边的距离也好像只有一点点,可是我们用了40分钟却走了1.2公里,一路夕阳明媚,野花浪漫,野草也生的份外有型,有型得我们都很吃惊,像人工修理过的的一样。呵呵,另一到孤独而宁静的景象。


茶卡盐湖,景区和生产两不误。这绝对不是雪,是盐!来到高原两大奇观:一个是胡天八月雪纷飞;另一个就是漫天遍野的盐世界。


 


 

某人很喜欢茶卡盐湖安静得象像镜子一样的感觉,哈哈,导演,这就是你口中的大景小人?其实摄影师只喜欢盐湖中的倒影而已😊


腾格里的傍晚,阳光赋予了金沙色彩,风赋予了沙漠更立体的容颜。黄沙与蓝天,美的得很纯粹。


这里的树木很珍贵,长得珍贵,死的得也珍贵。每一根都想艺术品一样陈列着… 


腾格里穿越


从阿拉善左旗去月亮湖的路上,两边是无尽的沙漠。


贺兰山的落日,极美。2014年,最后的长发的我…


某人有时真的不大厚道。非得邀请本人摆出如此傻逼的姿势才肯摁下快门!被摄影师潜规则的我只能认栽!但在此认真的表示严重愤慨!


这是在陈导忙着救援一辆陆巡的时候,我闲暇之余的作品。陈导很喜欢。不过我们也再次表示:下回救人前要正式的询问一下对方,如果我们救下你们的话,能不能不要请我们吃饭。某人救车是因为好玩,但是如果用热情来回报我们的话,可能就不大好玩了!此处省略一万字,当晚在阿拉善左旗的“高大上”被热情招待后的凄惨…半夜直呼,不如不见!


贺兰山的傍晚,美景如画。 


中国第四大沙漠腾格里的三道湖,也是小飞机留恋于此而抛弃我们的地方。 


昆仑山玉珠峰。这是一座中终年积雪的山峰,这年,我和某人驱车沿着干涸的石头河道,直达雪山脚下;这年,我们爬山了冰舌,捡了几颗石头,搭了两个老兵下山;这年,我在这里原谅了某人前一天由着性子把我当孙子一样骂了一晚的罪孽… 好高档的排比句啊~


雪山下的安多县。以后如果条件允许,请在安多县住下,这里的三江源大酒店很高档,且是高原很少见的星级酒店。


由于到雁石屏镇时已是夜晚,念青唐古拉山暴风雪骤降,由于暴风雪导致气温很低,而路面因为白天的日照而温度相对较高,因此车灯所照之处路面蒸汽绵绵,视野极差。加上雪地行车,路面湿滑,于是被迫折回镇上住宿。这一晚,睡得极其悲剧。先是吃饭太用力而导致的高反,然后就是旅店的发电机的轰鸣声,还有被变形得都是窟窿的床垫而导的腰酸背痛和痛辛苦的憋尿(因为外表边已经是零下,又找不到厕所)。总之,不堪回首。 然而,老天爷很公平。在经历了所谓的痛苦之后,他给了我们另一份礼物、另一种经历。我很感谢这场暴风雪,让我再一次对自然充满敬畏,也让我们第一次如此投入的领略高原雪域念青唐古拉山慑人心魂的极致纯美,宛若仙境。当然,我们也很慷慨的就写了我们的手信。


高原的生物好像永远比平原的大一号,就像北方普遍比南方大一号一样。这里的乌鸦大的吓人,也不怕人。


 过了定边,继续西行,丹霞地貌让我们忍不住又停下了脚步。这些都是风化了的红色的沙岩,至少几亿年方能形成。岩体之完整、巨大,其规模地球罕见。 这里准备建成景区,我们到的这段时间还未收门票。就算收费也是值得一看的。沙岩很松,一碰既脱落。有部分岩体已被刻字破坏了…所以就算售票,看得不爽也认了。 来到最好看的“波浪鼓”景区,看门的大哥叫见我们设备专业,又是善男信女相(呵呵,自己乐一下),于是给我们开门直接进到岩体核心位置,我们怕破坏了,婉言谢绝。谁知大哥以为我们怕辛苦说了一句:“一万公里都跑了,不搭差个事儿呀!拍好点,帮我们多宣传宣传!” 好吧😊


这是本人不惜以毁容的代价换来的作品,自己至今自然风光类作品中最喜欢、最得意的一副。 由此可见,影视中灯光的重要。


青海湖附近的牧民民居与牧场。


在茶卡往柴达木湖的路上。

 


这是一对情人湖。第一张是素托湖,第二张是可鲁克湖。前者是是咸水湖,寸草不生,湖水湛蓝,栖息着海鸥;后者是淡水湖,水草丰茂,繁花似锦,据说里面的大闸蟹比澄阳湖的都棒。


连接情人湖的风化的隔壁,颇有雅丹地貌的感觉。 叉出去就是外星人遗址了。又一个遗憾啊… 


落日下经过的雅丹地貌。其实这本是目的地,只因为一个低血糖的人高估了一个不会看地图的人看图的能力导致的…“经过”,结果就是开足140码往前冲。啊!让这变成暂时的遗憾和美丽的美偶遇吧…令人魂牵梦绕的雅丹地貌的魔鬼城!


雅丹地貌的典型——四方台。据说魔鬼城里磁场强大,罗盘失灵是常事。说实话,就算当时能停下,我也不敢贸然在夜晚进去的。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格尔木出来,在翻越了念青唐古拉山之后,进去可可西里藏羚羊保护区。


刚出拉萨不远的美景,颇像林芝地区的高原塞上江南。


出藏


程阳风雨桥


龙脊梯田。一游人问:导游下面我们去看什么?导游答:看种田。游人又问:我种了一辈子地,不去。导游答:人家种得享誉全球,可以收门票,你可以吗?

 

敬请期待…… 

 

首页 Blog 留言